辰砂

You are what you write.

 

我的阿勒泰

但经验是,信笔为之的文字往往比郑重其事地写出的更真诚,并且更可靠。

走在街上,无数种生活的可能性纷至沓来。走在街上,简直想要展开双臂走。晚上却只能紧缩成一团睡。

风大得呀,使得我在这一路上根本不可能维持较为平和一些的表情。真的,好几次,都会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此时正眉头紧皱、龇牙咧嘴。

它们因为深藏着水的气息而生有晶莹深邃的眼睛。

月亮静静地浮在天空的另一边,边缘薄而锋利。

然而电视屏幕上的噪音与雪花点势均力敌,看这样的电视,除了视力外,还得运用非凡的想象力。

在外婆给我带来的一场又一场安静之中,生命中的恶意一点点消散,渐渐开始澄明懂事起来。今天的我,似乎达到了生命中前所未有的勇敢状态...

 

致女儿书——王朔

所以不要怕死,那就像把降落的镜头倒放。

是溶在里面,像黄油抹在一片烤热的面包上。到你想找自己,已经渗透开来,在灿烂之中。

你就是灿烂,如果灿烂有眼睛的话。

失去感情怎么再记住这一切?在永恒中,人生没有长度,因为永恒没有时间,都在一起,不分你我,不像人可以留意,有属于自己的回忆。

我们都是上帝,人这一生,是我们精神分裂时的一个浮想。

我说一家人谁对谁真抱有坏心想害人?嘴上不好就是不好,就是全部,不要再跟我提好心这两个字!

你对我好过吗,我最需要人对我好的时候你在哪儿。

我说孩子最需要什么,需要理解和尊重,把他当个人,父母跟老师一样,那要父母干什么,还能信任她吗。我没有提爱,那是奶奶...

 

动物凶猛

我的故事总是在夏天开始的。夏天在我看来是个危险的季节,炎热的天气使人群比其他季节裸露得多,因此很难掩饰欲望。

她十分鲜艳,以致使我明知道那画面上没有花仍有睹视花丛的感觉。

视野有多大,她的形象便有多大;想象力有多丰富,她的申请就有多少种暗示。

我在很长时间内都认为,父亲恰逢其时的死亡,可以使我们保持对他的敬意并以最真挚的感情怀念他,又不致在拜托他的影响时受到道德理念和犯罪感的困扰,犹如食物的变质可以使我们心安理得地倒掉它,不必勉强硬撑着吃下去以免担上个浪费的罪名。

那些书中涉及性爱的张页犹如扑克牌中的王牌,都被翻得格外旧。

阳光如同扬起的粉尘纷纷落下,心中茫然,进退失据。

这个活生...

 

© 辰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