辰砂

You are what you write.

 

两点了,我还是没睡着。总感觉外面的车流声越来越大。这一刻真想远离尘世啊。
我想你,想见你。不是想见你,而是想再也不和你分离。电影里心碎的那一句:We don’t have much time left.
想起我买了那双90刀的Nike鞋,她问起来,怪我为什么不买更便宜的。90刀换算过来不过是不超过六百块钱,真的不多吧?我现在的一条裙子就有六百了啊。
要是我说出来,也许你会觉得我也许根本就不该往心里去。
如果一个人给你了难过,过了几年几十年再说道歉又有什么用呢?我再也不会给你靠近我的机会了。欲知详情,你可以来问我。但你真的有那么无知吗?
怕自己坚持不到一年的心情复又上演。
我期待什么呢?我曾说过,现实不能兑...

 

第一次买和纸胶带。这样装饰了它。

 

阿勒泰的角落

如果说其中也有几篇漂亮文字,那倒不是我写得有多好,而是出于我所描述的对象自身的美好。

面对生存命运的改变,它会发抖,会挣扎,但并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不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它总是比我们更轻易地抛弃掉不好的记忆,所以总是比我们更多地感受着生命的喜悦。

在后来长久的日子里,这些布将伴随两人的日渐成熟,见证这个家庭的日渐稳固,成就这个家中生活气息的日渐厚重。

鼻子冒着泡泡,满小镇乱串着消磨童年。

当地的孩子们小的时候都很白,很精致,目光和小嗓门水汪汪的,头发细柔明亮。可是稍微长大一些后,就很快粗糙了,轮廓模糊,眉眼黯淡。恶劣的气候和沉重的生活过滤了柔软的,留下了坚硬的。

但我们的房子里...

 

© 辰砂 | Powered by LOFTER